惩罚我们的岂止是雾霭
2016-12-20 22:27:11
  • 0
  • 0
  • 45
  • 0


几天来,全国从南到北,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被雾霭所笼罩,雾霭已成为近年来冬季中国的一道独特风景线。雾霭无疑是老天对我们的惩罚,而惩罚我们的又岂止是雾霭。

去到中国的乡村转一转,去到中国的城市郊区转一转。房子,东一块,西一块,没有规划,没有设计,谁愿意怎么盖谁就怎么盖,谁愿意在那里盖就在那里盖。短短几十年,乡村、城市的扩张比中国有文明以来的扩张大几倍甚至几十倍,而在向外扩张的同时,城市中央,村子中央却是破砖烂瓦的贫民窟。但留方寸土,留于子孙耕,一定要保护耕地,上面是这么说。但下面的官员官员管这些吗,那些企业家管这些吗,那些急于有大房子住的村民管这些吗。官员需要政绩,需要捞钱,不折腾哪来的政绩,哪来的外快。企业家需要扩大生产规模,不占地怎么扩大生产规模。村民,眼睛盯的是自己的住房,考虑的是下一代有没有大房子,大院落,不这样,怎么娶上媳妇啊。

去到中国的各地衙门转转,上至中央,下到地方,那里都在招商引资,官大的恨不能把世界上所有的资本都引到中国来,官小的恨不能把中国的资本都引到自己的辖区来,而每一处引资交易成功占地少则上百亩,多则上千亩。拥有世界工厂的称呼对我们究竟是幸还是不幸呢,美国日本等等发达国家的工厂建在中国或合资建在中国赚中国以至全世界的钱对人家绝对是一本万利,既没污染,又不占用土地资源,而对我们呢,人口众多,土地资源本来就少,数十年,上百年,土地日渐被侵蚀,到时,十多亿人口无地可耕会是一种后果。

家庭承包责任制解决了中国人的温饱问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从此进入了耕地官员、企业家、外商、村民乱占乱用的年代,短短几十年中国丧失的耕地何止百万亩。清末林则徐担心鸦片贸易会使中原无可御之兵,兵无充饷之银,中国的耕地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照现在这个样子发展下去,数十年上百年后,必定会萎缩到不足以承担中国人口之口粮,到时,中国人的口粮被他人掌握,中国人岂不有被饿死的危险,我华夏岂不有亡族的危险。

民需要自由,但也需要约束和教化,放任自流,各顾私利,是不行的。雾霭的根在那里,估计打死中国的专家们,他也说不出根本原因来。在工厂吗,可我们那些工厂都停了啊。是的,工厂是停了,可乡村千千万万取暖的小锅炉停了吗。雾霭是亲身感受到的,你也嚷我也叫,而那感受不到的耕地丧失的后果不知要比雾霭严重多少倍,雾霭或许会有一天被治理,而被糟蹋的耕地再也不能被复原了。

一条公路修了两年,换了领导,砸掉重修,一所教学楼,花了上千万,还没用,卖给了开发商,开发商拆掉,改做房地产,一所上世纪九十年代花数千万代建的市里的标准校舍,废弃不用卖给了开发商,不知卖的时候光卖地还是包括校舍,总之,卖给开发商后,开发商把校舍马上夷为平地,一所大学,老建筑几十年,新建筑三四年,学生住宿楼,研究生住宿楼,教学楼,资产几十亿统统拆掉,又另辟新校舍。是在促进经济发展吗,不,那是在犯罪,而犯罪是要被惩罚的,即使现在不被惩罚,将来也要被惩罚。

到中国的城市转转,看那光灿灿的背后,有多少烂尾工程破败在那里,看看城市里除了房地产,还有多少个赚钱的企业在运转,到那矿山看看,我们还有多少煤可挖,铁可采,再到那些知名学府里问问,他们的学生毕业后,都去了那里,再到乡村里问问,村子里有多少年轻小伙子找不到媳妇。

我们在接受惩罚了,惩罚我们的岂止是雾霭,惩罚我们又岂止在今天。自然需要敬畏,私欲不可纵,拍脑子工程要不得,公权不可为私利乱用,为官为商为民者,均需牢记,否则,只能是更加严厉的惩罚等着我们,真等到挽救不及的那一天就晚了,切记切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