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34)

刘增印老师咏师《赵州桥》有感

赵州桥 李春弄斧胜班门 一道长虹跨古今 虽有车轮蹄迹在 擎天独赖掌中神 大凡当今中国人,除了吃奶的幼儿,偏远乡村不识字的老太太,恐怕没有不知道赵州桥的。赵州桥和长城一样,早已成为中国的一个象征,刻在国人的骨髓里了。 骄傲吗,骄傲,自豪吗,自豪。可这骄傲自豪的背后,又蕴藏了多少古人的心智,多少古人的血汗泪水。李春无疑是幸运的,虽然出生年月不祥,但美名伴着赵州桥总算传了下来。而那工程规模不知是赵州桥几万倍...

  • 35
  • 0
  • 2
  • 0
2020.01.20 13:59

网络管控

前几年,网络管理混乱,任何人都可以在网上胡乱放炮。后来,上边意识到网络放任后果的严重性,开始对网络实行调控,这本是件好事,毕竟有些东西自己脑子里想想可以,是不适宜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或许是上传文章量太大,或许是为节省人工成本,自此,部分文学网站响应上边陆续启用软件过滤文章以决定文章的取舍。网站这么做,自己是省事了,但却给作者发表文章带来了种种莫名的障碍,有时这种障碍简直令人啼笑皆非。前些日子,基...

  • 212
  • 0
  • 7
  • 0
2019.04.09 12:53

驾考纪实

驾考纪实社会在发展,汽车不知不觉进入到普通人的家庭中来。看到同事、同学纷纷开上了小汽车,汽车这个我数年前想都不敢想的高档消费也开始在我的脑海中翻腾开来。思虑再三之后,我终于在驾校报了名。毕竟想买车首先要先过驾照这一关,否则,买了车岂不是一件摆设。 考驾照首先是过文考这一关,这一关对我一个老师来说,自然不在话下,顺利拿下,然后是科目二训练。科目二驾校分派给我的教练是苗师傅,矮矮的,胖胖的,一团和气。...

  • 73
  • 0
  • 0
  • 0
2019.02.06 17:28

2 惩罚我们的岂止是雾霭

几天来,全国从南到北,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被雾霭所笼罩,雾霭已成为近年来冬季中国的一道独特风景线。雾霭无疑是老天对我们的惩罚,而惩罚我们的又岂止是雾霭。 去到中国的乡村转一转,去到中国的城市郊区转一转。房子,东一块,西一块,没有规划,没有设计,谁愿意怎么盖谁就怎么盖,谁愿意在那里盖就在那里盖。短短几十年,乡村、城市的扩张比中国有文明以来的扩张大几倍甚至几十倍,而在向外扩张的同时,城市中央,村子中央...

  • 1126
  • 0
  • 45
  • 0
2016.12.20 22:27

李悔之与王长江

李悔之,对当今中国政治生活稍微关注的,恐怕没有不认识此人的。王长江较李悔之,名气略小些,但身份特殊,是中央党校的一个教授。李悔之,一张大嘴,在网上胡喷乱喷,久之,有了名头。有名就是娘,于是乎,李悔之被诸多网站供了起来,凡是李悔之的文章几乎篇篇被推荐。风借火势,火助风威,一时,李悔之把各大网站搅得天昏地暗。可孙悟空再折腾,也是在如来佛的手心里。看到佛面脸色不对,李悔之狂妄得要破天,虾兵虾将一夜之间...

  • 3085
  • 3
  • 26
  • 0
2016.08.09 19:35

邢台洪灾给当政者的启示

邢台在全国又出名了,先前邢台出名是环境污染,而这次邢台出名是洪灾。其实今年夏天在全国发生洪灾的不止是邢台,而唯独邢台的洪灾在全国引起轩然大坡,甚至上了中央电视台,何也。原因不外乎邢台大贤村的村民感到自己受灾憋屈,堵了107国道,造成南北交通大大动脉瘫痪,从而引爆网络。面对方方面面的压力,邢台市政府不得已公开向社会道歉,并给出防洪不利的三大理由:一政府对这次短时强降雨强度之大,来势之猛,预判不足。其次...

  • 1523
  • 2
  • 17
  • 0
2016.07.26 07:26

博客中国里的白痴就是多

朝鲜那边响了颗炸弹,博客中国里炸开了个锅,知名的不知名的博主一个个吐沫四溅,恨不能立时把朝鲜从地球上抹掉。这就是目前的博客中国,博客中国发展几年日趋冷落,如今沦落为美国的一个传音筒,右粪大本营,不能不

  • 2947
  • 51
  • 224
  • 0
2016.01.07 16:58

张宏良请告诉我谁是五毛

五毛,近年来网络上非常流行的一个词汇。起初我不知其意,总感觉这个词汇和毛泽东老人家有点关系,后有人在我文章后面称我为五毛,我认真起来,百度查方知五毛指的是政府雇佣的专门在网络上发帖为政府辩护的马仔。我

  • 1883
  • 15
  • 24
  • 0
2015.11.11 06:40

软字当头 无路可逃

最近,美国在中国沿海频频举行军事演习,而按照中国以前的说法,这些海域属于中国的领土,可几天上头一声不吭,岂不知自己一声不吭,就等于默认了人家的说法,这些海域属于公共海域,而以后中国就永远别指望自己在上

  • 1546
  • 11
  • 8
  • 0
2015.10.29 18:25

村是人非悼亡人

上世纪九十年代,私立学校兴起,我不耐寂寞在老家村东也办了几年私学,由此熟识了村里不少孩子的家长。如今这些孩子都已经长大成人,而他们的家长本在壮年却凋零了不少。而这些家长一旦凋零,孩子即使成人,在如今这

  • 966
  • 1
  • 7
  • 0
2015.10.24 21:37